一幅裸女画拍出2亿天价,人们为何都爱这个放纵一生的浪子画家?

时间:2019-11-09 15:36:28    作者:匿名     阅读量:584

"由于自由放任和对机会的不当利用,他一生穷困潦倒。"

| by:啊耶

常玉的“最贵的腿”画屏。

2019年10月5日晚,在2019年苏富比现代艺术秋季拍卖会上,常玉的晚期代表作《裸腿》(Naked Legs)以1.98亿港元(含佣金)成交,在艺术界引起轰动,并创下常玉个人拍卖纪录的新纪录。

双腿弯曲的裸体女人

就在八年前,他的另一幅油画《五个裸女》以1.28亿港元(含佣金)的价格售出,也创下了当时中国油画拍卖的世界纪录。

《五个裸体女人》

谁在常玉?

有些人说他是“中国的莫迪里阿尼”,而其他人则称他为“中国的马蒂斯”。他是早期出国留学的中国画家。徐志摩是他的粉丝,毕加索为他画的画。他有机会成为第一个进入巴黎主流艺术界的中国人,但他很穷,因为“自由放任和对时间的不当利用”而破产。

画家黄永玉用《世说新语》中的一句话总结了他:“我和我相处很久了,我宁愿做我自己。”

在与自己相处了很长时间后,常玉最终选择了做不完美的“自己”。

不在乎钱的富家子弟

30岁以前,常玉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

1901年,他出生在四川顺庆(今南充市)。他的家庭很富有。他的父亲是这个地区著名的画家。他的大哥经营着当时四川最大的丝织企业。他的二哥在上海开了中国第一家牙刷厂。甚至他小时候的书法老师也是赵茜,晚清著名院士,成都“五长老七贤”的领袖。

16岁时,常玉去上海和他的二哥一起。他以留校生的身份进入上海美术学院。第二年,他去日本留学。1921年,为了响应民国政府倡导的“勤工俭学”浪潮,他去巴黎学习艺术。

然而,“勤工俭学”这个词不适合常玉。这位富有的家庭成员不知道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多困难。

在巴黎,他穿着很好。他有空时会打网球和拉小提琴。他经常坐在咖啡馆里边喝咖啡边画画。他过着许多人羡慕的琐碎生活。他的同学王继刚评论道:“他没有机会喝酒、抽烟、跳舞或赌博。他一生的爱好都是自然的,他是一个迷人的年轻人。”

那时常玉有很多钱,很快就花光了。许多在巴黎学习的贫困学生得到了张羽的支持。他经常邀请每个人吃正宗的中国菜。当钱用完时,他从不感到尴尬,亲切地问他的朋友:“我今晚有个约会,我能从你家借一瓶伏特加吗?”

张羽(前排,右)和刚刚到达巴黎的朋友们

与其他国际学生更不同的是,常玉拒绝进入正规美术学院,选择在大木屋画院随意学习绘画。这个画院没有老师,只有负责命令模特改变姿势的班长。没有身份限制,无论谁买票,他们都可以进入绘画学院学习素描课程。

常玉在大茅屋的画院里自由成长。有时他不画模特,只画他周围的人,不管男人、女人和孩子,他都可以裸体被画。

在这里,常玉成成了名人。

大草堂画院的常玉画

有趣而独特的灵魂可能总是相互吸引。

常玉与徐悲鸿和江碧薇成了朋友。他现存最早的五颜六色的牡丹是在保存之前的那个时候送给徐悲鸿的。

徐志摩是张羽的头号粉丝,在裸体画中称赞他肥胖的下肢为“宇宙大腿”。

巴黎的主要收藏家、毕加索和杜尚的经纪人亨利·皮埃尔·豪什(Henri Pierre Hausche)也忍不住在日记中称赞张羽“真了不起”,他的欣赏意味着巴黎主流社会的大门已经向这位东方公子敞开...

常玉

此后,在侯燮的帮助下,常玉参加了许多秋季沙龙和独立沙龙,尤其是在欧洲享有很高地位的法国沙龙达德利(Dudley)。他还见过许多艺术家,如毕加索和马蒂斯。毕加索甚至为他画油画肖像。

上帝的恩惠来得太快了。巴黎的艺术系学生和徐悲鸿一样勤奋,和林风眠一样有才华。这时,他们甚至没有遇到主流社会的“边缘”。常玉似乎将成为第一个进入巴黎主流艺术界的中国人。

一个不关心市场的可怜画家。

然而,常玉的生活并不总是那么顺利。从1931年开始,他迎来了人生的转折点。

今年,他的大哥因病去世,张家的支柱也倒塌了。常玉回到家乡继承了大哥的遗产后,他得到了很多钱。然而,他对“钱”这类东西一无所知。他回到巴黎后不久,钱就花光了。

同年,他的妻子马索与他分道扬镳。一是她一直不满意他的奢侈。贫穷而奢侈,他甚至典当了马苏妈妈给她的珠宝。其次,她怀疑他作弊。

常玉的妻子马谡(右)和他的肖像

第二年,更糟糕的消息来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博勒斯佩给他写了一封信,"看来我们都想多占点便宜"。两人三年的合作终于结束了。

这种关系的破裂也可能归因于张羽对世俗事务的“漠不关心”。他把侯燮当成大哥,觉得侯燮带给他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但他也对侯燮介绍的画廊不屑一顾。

他经常挥霍画家在与画家签订合同后支付的定金,但是到了交画的时候,他什么也交不了。侯谢发现很难接受这一点,两者之间的关系逐渐恶化。

后谢

"由于他的自由放任和对机会的不当利用,他一生穷困潦倒。"著名画家吴冠中曾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这样写张羽。

然而,在常玉的人生字典里,可能根本没有“机遇”这个词,更不用说“利用”了。他不在乎钱,自然也不在乎市场。

在豪泽为他打开巴黎之门的那些年里,巴黎相当多的艺术家对常玉的作品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但常玉头拒绝合作。

当人们向他要肖像时,他制定了三条规则:第一,先付钱;第二,绘画时不要看它。三、画完后拿着画就走了,更不用说这样那样的意见了。答应这些条件并画画,否则你绝对不会画画。

张羽的风格与当时在巴黎的日本画家富吉塔形成鲜明对比。

藤田比张羽更早进入巴黎艺术界,他的绘画风格也很相似,但他一直被认为比这个比他小15岁的年轻中国人才华横溢。然而,藤田擅长处理与画家和市场的关系。他的作品逐渐传播开来,变得越来越贵。

然而,张羽仍然任性地保持着艺术家的独立人格,从来不想“迎合”。

他说:“我的生活中一无所有。我只是一个画家。至于我的工作,我认为没有必要给出任何解释。观看我的作品时,你应该清楚地明白,我想表达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概念。”

常玉没有生活在世俗中的能力,但他天生就有化解世俗的能力。这种能力对他和他的亲友都没有用,但在他的绘画中,它变得独特、超凡脱俗。

《双裸女》

不在乎穷困潦倒的公子

俗话说,“一分钱胜过英雄”1934年,张羽的生活是不可持续的。他不得不在一家中国餐馆找份工作来解决他的生计问题。

从那以后,他几次成为餐馆的服务员。他还做过陶器和水泥工作。直到20世纪50年代,常玉才来到一家中国古董家具厂工作。他的日常工作是画彩色画屏和工具。这最终与他的手艺有关。

尽管张裕如此穷困潦倒,但他从不关心自己。

他仍在思考艺术如何超越时代。他写了一篇题为“中国画家对毕加索的看法”的文章。本文讨论的问题现在已经太迟了。他还结合自己打网球的经验构思了一项名为“乒乓球”的运动,并想一次将它传播到全世界。

在这一时期的照片中,没有人能看出张羽是一个穷困潦倒的人,他不得不到处打工谋生,仿佛他仍然像以前一样是“偏家公子”。

1956年,我在常玉(右)我朋友家。

然而,从张羽的绘画风格中,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他生活中的一些变化。

德国占领巴黎后,重要材料实行定量配给,常玉负担不起绘画材料。他想出了用油漆代替颜料,用廉价纤维板或聚合物板代替高成本帆布的方法。绘画材料质量差已成为他后期绘画的一个特点。

更重要的是,他的作品比他年轻时的作品承载了更多的生命。吴冠中曾经说过,张羽晚期作品的线条是“黑色的铁线”,“不再是梦,而是痛苦的笔触和伤痕”。

常玉晚期作品《蓝星》(菊花和玻璃瓶)

常玉并非没有机会改变其贫困的生活。

1956年,一个中国文化艺术代表团访问了巴黎、毕加索和张羽。代表团中的一些人敦促张羽回到中国,成为美术学院的教授。常玉只回答道:“但是我不能早上起床,也不能做每个人都必须做的早操。”

几年后,台湾邀请张羽举办一个艺术展。他的家乡黄陆机寄了特别的旅费和机票来说服他回到台湾定居。60岁的常玉仍然孤独,饱受贫穷和疾病的折磨,他回答说:“一个人生活舒适,不需要成家。一个人可以随时画画,随时玩耍。他很舒服,不感到孤独。”

1965年冬天,圈子里的几个朋友在他朋友的花园别墅里为常玉举办了一个展览,让他开心。他们没想到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张羽。几个月后,常玉在巴黎的蒙帕纳斯工作室死于煤气中毒事故。有人发现他胸前放着一本书。

张羽去世前不久,他与朋友大昂保持着频繁的电话联系。他告诉大昂:“我开始画一幅画。

大昂:这是什么样的画?

常玉:你会看到的!

道恩:需要多长时间?

张玉:再过几天...我先画,然后简化它...那就简化它...

几天后,常玉邀请金奎大去看。“这是一只小象在茫茫沙漠中飞奔。他指着动物说,“这是我。然后微笑。”道恩说道。

这幅画被称为“奔跑的大象”,是常玉的最后一幅画。

一些评论家把常玉和贾宝玉相提并论。他们俩都是背景丰富、思想纯洁的人,但他们最终也得到“广阔的白色地球真的很干净”。

越来越多的人习惯于比较张玉和梵高。他们是艺术家,一生贫穷,死后成名。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常玉以他喜欢的方式度过了一生,这是他永远活在人们心中的最大价值。

吉林11选5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 快乐十分 上海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wpron.com 南康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